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莫问这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

1865 年 11 月 30 日,在普鲁士卡尔斯鲁厄举行的第五届邮政联盟会议上,针对当时的信件形式不够简洁的问题,普鲁士邮政顾问海因里希·冯·斯蒂芬首次提出了明信片的概念——一种由硬卡纸制成的「开放式邮政信封」。但由于当时普鲁士邮政官员对于这种开放式信件的隐私顾虑,最终他的提案被驳回了。然而四年后,奥匈帝国的维也纳邮政局接受了类似的提议,以「通讯卡」的名义正式开启了明信片的历史,从此,明信片文化在全球蔚然成风。

从 champhoon.xyz 这个域名某一刻开始得到了有意义的 DNS 解析,算到今时今日,竟然已有足足两年的时间。真应照了之前博客页脚的那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不过严格来说,用这句话来感叹博客建立以来的两年,实是「德不配位」。一来这短短两年一瞬怎敢与滔滔泗水相比;二来在下倒也不必伤怀往昔,对于个人博客来说,新鲜事物的出现总是好的。

早在贝恩小传的终稿还没成稿之前,在下就有了写续篇的打算。倒也不是在下有多么腹黑,只是终日与贝恩同处一室,再没有文学细胞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记录的欲望来。写贝恩小传,记录下贝恩的嬉笑怒骂是假,满足在下无处安放的表达欲才是真。

有人说,天文学是一门令人谦卑的、同时也是塑造性情的学问。也许没有什么能比从遥远太空拍摄到的我们微小世界的这张照片,更能展示人类的自负有多愚蠢。

辛丑年八月十八,寝室楼忽警铃大作。

此文章由铁血幼儿园指挥官、Z23/46 激推、一篇文章写了一年的我不是二刺螈さん荣誉撰稿。

在大学,在下有一个室友,他原本的名字,在下也很久没有喊了,但是我们都叫他贝恩。至于原因的话,是他曾在入学后的一段时间公开在寝室宣布了他对 Batman 的死对头 Bane 的仰慕之情,这样的 Bane 热在他的脑子里烧了大概有那么三个星期。在这期间他几乎每天嘴里念叨着 Bane 的名字,走在路上也打开 Batman 和 Bane 的相关视频并且学着里面的人物说话,就连在寝室休息时也闲不太下来,大抵就是一边模仿 Bane 秀肌肉的姿势一边念念有词。也许三个星期确实很短,就连在下也这么觉得,但是对于三分钟热度的他来说,这确实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长到足以留下一些东西,于是他留下了一个名字——贝恩。

之前的博客一直部署在 Vultr 的洛杉矶服务器上,其实速度稳定性什么的都不错,这次迁移到搬瓦工主要是图它价格更低一些。

这两首打油诗是在下高中时所作,由于对其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想了想还是把它写到了博客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