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ChaM&log.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随着 10 月 5 日 早 8 时的渡轮起航,崇明岛渐渐离我们远去,今天我们准备完成昨日未竟之计划,去市区兜一圈。天色依旧阴沉,不过风浪确实小多了,渡船开得很稳,菩萨和鹏不多会便都睡着了。

吾有寝中友,众皆称之磊,年岁不足冠,命理亦难算。磊自临港来,家址无所猜,自云大团住,庭下有老槐。吾闻临港片,荒芜无人见,天高且远途,唯有滴水湖。无轮难行远,少勇不可至,商店可罗雀,广场映日月。磊哥通勤路,遥遥轻轨附,轻轨惠南入,是故与吾不殊途。

2022 年 10 月 4 日午间,城桥镇万达广场某厕所进来一位奇怪的客人,他戴着骑行头盔,左侧裤子和鞋子上糊满水泥浆。他在满人的一排隔间前晃悠了 5 分钟,直到一位用完隔间的客人出来后,才火速冲进空隔间。不多久,隔间内传来抖裤子的敕啦敕啦声和拍鞋的啪啪声。又过了 5 分钟,他穿着一条新裤子出来了,不过鞋子的水泥浆依然显眼。隔间内的垃圾桶内,多出了不应该出现的一双袜子和一堆砂子。

Hyper-V 作为 Windows 自带的虚拟机程序,其好用程度自无需多言,在下也在 Hyper-V 上装了个 Windows LTSC,专门用来伺候国产软件。只是随着使用场景的增加,在下却发现 Hyper-V 竟然不能直接调用摄像头在内的这类 USB 设备,实在是不太方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下在中文网络搜了一圈,竟没发现有什么可行的原生解决方案,不是要装 USB 共享软件就是要用远程桌面去连接虚拟机,而来自 Microsoft 社区的一个回答就更加夸张了,直接枪毙了 Hyper-V 使用 USB 设备的可能性……

10 月 3 日 7 时 30 分,校园的早晨充斥着静谧,由于半数在校的学生选择赶在黄金周来临前回家,食堂内吃早饭的人也变得寥寥,阳光将将自梢头而生,洒下斑驳树影,此时仍有些微凉风,风速并不大,尚为一个适宜骑行的时候。我们仨用完早餐,从校园的大道一路穿梭至大门而出,正式踏上了前往崇明的道路。

2022 年夏于魔都 · 使用 Mi 10 拍摄 · 经 Lightroom 调整

飞者,自嘉定而来,其祖在湖南。吾谓湖南,穷山恶水出强盗之地也。初见其人,又觉其道貌岸然,有不祥之气,遂加以警戒。与之处日久之,相互交通熟络,便愈觉此人奇。

在下将永远不会忘记,两年半前的那个冬夜,当属于在下的那篇「Hello, World」通过 WordPress 驱动,在互联网的某个角落被点亮时,那份激动而又自豪的心情。那种感觉,就像是真正把互联网的一部分,掌握在自己手心里一样。

对于静态资源的存放点,在下选择了甲骨文,每个甲骨文账户都拥有免费的 10G 对象储存和 10G 归档储存,并且它们产生的流量都是算在每月 10T 的免费流量里的,也就是说,以敝站的体量,将静态资源放在甲骨文储存桶与白嫖并无相异。唯一的问题在于甲骨文储存桶在大陆的访问体验不行,经过一番搜索,在下发现能够使用 Cloudflare Workers 为甲骨文储存桶提供加速,折腾之旅就此再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