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所有内容均来自在下真实所发朋友圈,目前处于持续更新中。

上海疫情真正引人注目的开始,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这个问题,也许已经不再重要了,在下只知道,在下所在的学校刚刚开学就开始了疫情封控,按三月头开始算起,也已足一月半了。但幸运的是在下的学校虽然一直在封,但是却一直没有出过阳性,比起外界的兵荒马乱,也算是一片净土了。

本来在下也得偏安一隅,静待花开。只是四月以来,外界的情况只变得愈发严重,一些风声不时吹进在下的耳朵,起初也并无令在下泛起多大波澜,权把他们当作当朝特色看了过去。直到在下看到 stormzhang 写的一篇名为《求救!!!》的文章,实在无法忍耐心中之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朋友圈这样危险的地方开了许久不曾开的话匣子。

作为魔都土著,有些话确实不吐不快,吐便吐了,也当给这些话有个记录,好让那解封之日到来时,不要忘记这段黑暗的时光。

2022 年 4 月 10 日


2022 年 4 月 8 日,下午

转发评论 stormzhang 的公众号文章《求救!!!》:

民生问题是什么问题?民心又是何物?

宣传口有句话说得好:「要像抓经济建设一样抓民生保障」,这下闹了个疫情,事情就变成了「要像经济发展给疫情让路一样和也要民生问题让个路」。

「为政之道,以顺民心为本,以厚民生为本」,如今事情落得如此地步,民心何以向背?

该文章于当日遭到微信公众平台删除。


2022 年 4 月 9 日,凌晨

转发评论一款雷雷雷的公众号文章《上海求救404?继续求救,疯狂求救!》:

大举报时代下,人人都惧怕权力却又对它无比崇拜。但仅仅只因为说真话就遭到举报,那么最终扼杀的将是每个人的公民权利本身。言论本身无罪,异见者需要做到的是反驳而非助纣为虐。况且,权力的枪口不会因为某人曾经是举报者而网开一面,举报者的做法与慢性自杀并无二致。

平台作为受枪口施压的一方,权力的边界在这一环变得模糊——平台比起政府来更不受一些条条框框的约束,平台信息的处理一定程度上完全取决于平台自身。于是平台的恶便尽数体现了:那就是所谓的平庸之恶,在意识形态机器下无思想、无责任的对公民权利的侵害。

最终举报风行的时代带来的只有毁灭,毁掉创造和文化,毁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毁掉所有自由进步的可能性。

只是可惜的是,你我都阻挡不了这一糟糕时代的洪流。

该文章于当日遭到微信公众平台删除。

2022 年 4 月 9 日,上午

记得我的毛概老师,某詹姓男子曾经在第一节课根据一件事评论了有关末期苏联的问题。事情大概是戈尔巴乔夫在91年的街头接受记者采访,此时正好有在排队抢购物资的民众强行入镜向他祈求生活必需品,而戈面对此情此景却表示这不关自己的事。末了詹姓男子还补充道:“看了这个视频,你就能知道为什么苏联必将解体。”

当然,我没有找到这段采访视频,因此也无法确认此事真假,但是这并不妨碍表达我想要说什么。

转发评论格十三的公众号文章《请尊重上海人的“求救”》:

举报者和平台要明确的是,把求救文章和谐的做法无异于杀人,人为地去造就一场人道主义危机。


2022 年 4 月 11 日,凌晨

《贫困与饥荒:论权利与剥夺》成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但书中的观点仍能狠狠地在四十多年后把一大批人的耳光扇得噼啪作响。

「饥饿是指一些人未能得到足够的食物,而非现实世界中不存在足够的食物。饥饿不仅仅依赖食物的供给,而且还依赖于食物的『分配』。」

「一个人支配粮食的能力或他支配任何一种他希望获得或拥有东西的能力,都取决于他在社会中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权利关系。而这些权利关系都取决于他拥有什么,交换机会能够给他提供什么,社会可以免费提供给他些什么,以及他由此丧失了什么。」

「事实上,至今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在某一次饥荒中,一个国家的所有社会阶层都遭受到了饥饿。这是因为,不同社会阶层对食物的控制能力是不同的,总量短缺只不过使各阶层对食物控制能力差异的明显地暴露出来而已。」


2022 年 4 月 14 日,凌晨

转发评论北极星之光的公众号文章《上海徐汇区永康街道市民求救电话!》:

就算「社会面清零」的政策最终奏效,在这场所谓的「战争」中,我们是否能被冠以「胜利」之名?

而目前不争的事实是,不顾后果的「社会面清零」政策每天都在带来更多的,令人遗憾,愤怒却又无奈的死亡。

最终会有多少生命,被直接或间接地抹杀在这个「社会面清零」政策下,而非这场「战争」的真正敌人——奥密克绒呢?

假如那「胜利」的一天真的到来,我定会将赞歌丢弃,鸣起丧钟,「莫问这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

该文章目前遭到微信公众平台删除,具体执行日期不详。

万幸的是,当事老人已于 14 日早晨成功送医就诊,消息来源:北极星之光的公众号文章《感谢朋友圈,徐汇永康老人已送医就诊》,在下同时转发该文章评论:

疑问:如果要是没有那一千多万的浏览量,老人能等到送医的那一天吗?

转发评论来自撒盐少年的公众号文章《上海累计感染超25万!最惨的是,他们永远上不了热搜…》:

我们哪有什么人文关怀,大多都是嘴上说的好听,实际做起来都在放屁。一直以来,所谓的政策,永远在残酷地牺牲少数派的利益。

不得不哀叹的是,如果只是说句话也怕失踪的社会,闹个疫情能饿死人也不奇怪了。

但可怜,无论如何,受苦的总是庶民,更可怜,我泱泱中华庶民,老实到被这个社会所出卖,还在一厢情愿地选择相信。不知今朝当权者是否明白,这样淳朴老实的人民,可能以后上哪也找不着第二批了。

该朋友圈未能成功发送,故于 14 日中午通过截图形式补发,并附评论:

原来这条朋友圈没发出来,实在不想再评论平台的恶了。

补发的朋友圈半小时后出现不正常状态,遂再度补发,并附评论:

来,继续捂,继续做你们的中国大梦。

2022 年 4 月 14 日,上午

转发评论摩耶夫人的公众号文章《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看看来自广大人民的诉求,以及永远不要忘记你们曾经是如何起家的。

2022 年 4 月 14 日,下午

转发评论柿油的公众号文章《上海逝者》:

两个我认为非常重要急需上面给出答案的问题:

  1. 坚持「社会面清零」固然是理想状况,但是目前成效显然不佳,这样封下去要是一直清不了零,怎么办,有无备用的方案?否则没饭吃没药医的惨剧无疑将愈演愈烈,更多生命将因此逝去。

  2. 奥密克绒虽然传染力强,但是目前十数万病例中,仅有一例重症,这是否意味着新冠对打了疫苗的人实际上与大号流感无异?卫健委与学界能否就此证明?如果是的话,那么打了疫苗的无症状与轻症患者是否可以居家隔离?这样医疗资源才能真正得到喘息,百姓才不至于谈新冠色变,甚至于跳楼自杀。

该文章于当日遭到微信公众平台删除。


2022 年 4 月 20 日,上午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辉煌的法宝,是实事求是,是踏实实干,是那种敢于突破的胆量,不是喊口号带节奏。既然现在要坚持动态清零,「旗帜鲜明」地反对共存和中间路线,那么政府就拿出相应的动作来,封城导致的城市功能失灵要有措施来尽可能弥补和替代,不是就靠基层社区居委志愿者苦苦支撑,甩下一堆饥饿和病痛组成的烂摊子,然后在民众看来每天不明所以地变更核酸和抗原的政策,还不忘将复工复产的潜在风险责任几乎全扔在企业头上。付出了那么多代价苦苦撑了那么些天才终于让趋势好转了一些,如此防疫是否能终究经受得住历史的考验?

该朋友圈发送后不久遭到屏蔽,遂通过截图形式补发,并附评论:

看来连官腔也不让打。


2022 年 4 月 22 日,下午

转发评论任易的公众号文章《某市1072家疫情保供企业大数据分析暨颁奖典礼》:

从车辆上路要特许通行证,到这些批下来的疫情保供企业,这种特许经营的做法和古代盐引法何其相似!要知道,古代盐业专卖造成的腐败尤为严重,盐政官更为天下第一肥缺,清代的两淮盐引息银特大贪污案,正是一个突出的案例。中国的盐业专卖史证明了所谓「有权力垄断,就有腐败。绝对的权力引起绝对的腐败」这句话。现如今历史重演,果不其然问题随之出现,只小小浅探一番便可以小见大。


2022 年 4 月 23 日,上午

「四月之声」

比这些声音更让人悲伤的,是听到这些声音的太多人仍然不能共情,仍然认为这些是阻碍大目标实现的噪音,即使他们中的很多人此时此刻也处在被封锁的状态,即使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受过高等教育。

说回到视频本身,尽管剪辑了很多「负面」信息,但这个视频实际上还是在传递「正能量」吧?根据我所知的,一些直指政府无能的,言论更加激进的录音甚至都没有收录,而如此温和善意的视频,在当局看来竟然变成洪水猛兽。老百姓现在便是连祈祷默哀的权利,期盼希望的权利也不配有么?

近几年来,国内新闻媒体变成什么样子,简中互联网变成什么样子,公权力对社会生活的管控达到什么程度,大家有目共睹。近些时候来,封城也不仅仅只在上海上演,去年末的时候西安封了,前些日子则是长春、瑞丽、东兴等地,但是「不同的声音」被广泛传播出去的还是上海,这并不代表其他封城地区就没有出上海这样的事,而是上海这次的情况实在是到了民众不得不抱怨,不得不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的程度了。现在当局连这样「温和的反对」都觉得刺耳,那以后还能接受什么声音,「kumbaya」?说句难听的话,当局是不是嫌这个视频跪得还不够低微,姿势还不够奉承呢?

该朋友圈发送后不久遭到屏蔽,遂通过截图形式补发,并附评论:

被秒屏蔽,中国人不配拥有 April 是吧。

该朋友圈发送后不久遭到二度屏蔽,遂通过截图形式补发,未附评论。随后遭到三度屏蔽,再次通过截图补发,并附评论:

实在没话说
#This is CHINA

随后遭到四度屏蔽,之后尝试通过写个人收藏笔记的方式将截图转发至朋友圈,然而再次遭到屏蔽。稍晚些时候通过英文和日文改写了部分字句才最终将该部分文字发送成功。

转发评论早见hayami的公众号文章《我在方舱,看见老人们的孤岛求生|hayami's blog》:

现在我能唯一做的就是把一些事实给分享出来,尽管反映事实的「那个视频」也有可能被屏蔽,但是作为人,尤其是作为中国人,更不用说作为上海人,这些事情还是要做。另外,准备把被微信屏蔽了整整五次的关于「那个视频」的感想放到博客上,甩一个链接到朋友圈,要么再用英语和日语改写下发一下试试,这些东西越是被屏蔽,就说明越有传播的必要。

该文章目前遭到微信公众平台删除,具体执行日期不详。

2022 年 4 月 23 日,中午

「那个视频」现在遭到了墙内全面的封杀,力度非常之大。

然而我只能告诉你它一点也不激进,相反它只是列举了一些事实,十分温和,甚至还在传递正能量和希望。

就是这样的一个视频,遭到了封杀。

下面这个是它的油管上的存档,不必担心消失,希望有条件的大家都去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8_thLXNHY8


隔了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朋友圈发过关于疫情的言论,一是因为上海的状况着实已经得到相当的缓解,值得在下愤而声讨的事件已然不多;二是因为在下也有事在身,没法天天做高强度键政人;三是朋友圈当中有关上海疫情的现象级公众号文章越来越少,在下借题发挥的情况也少了。不过 7 月以来,出现了诸如兰溪路 148 号 KTV 等一系列较大的传播事件,令上海疫情的讨论热度再度上升,故而又有感而发,遂纪录至此。

2022 年 7 月 16 日


2022 年 7 月 7 日,中午

几个笑话。

上海疫情防控虽然「胜利」了,但还没「结束」。

折腾了三个月余,付出巨大人力物力来「证明」严防严控政策「胜利」之后,最后还是得改回之前被「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精确到店」的防控模式。

这次 KTV 导致疫情传播,于是 KTV 场所暂缓开放,其他室内娱乐场所视情况严而有序逐步开放,正所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2022 年 7 月 7 日,晚间

转发评论为你写一个故事的公众号文章《把新冠病毒说得堪比艾滋,新冠康复者又怎么可能不被歧视呢?》:

对于奥密克绒而言,正经的科普是缺位的,取而代之的是满天飞的民科,言之凿凿,倒是完美结合了防疫政策,弄得满城风雨,人人自危。

归根结底我们在怕什么,被妖魔化的后遗症、封控、权利的丧失,以及最重要的,被歧视。

我们害怕成为被歧视的一方,承担沉重的风险,于是就去歧视别人。
对于企业来说尤甚,没人愿意承担凭空落在头上的「防疫失败」的主体责任的。

在谈新冠色变的大环境和自担感染责任的政策下,歧视新冠康复者其实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新的丛林法则。这种丛林法则每多一条,社会也就离极端化更近一步。


封面来源:孤独的常客 | 画师JW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96732467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