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从电脑桌前站起的一瞬,在下突然意识到了之前所有的那些荒诞感来源于何处,是西西弗斯。

之前写过一篇关于给网站装上多种风格可选的萌萌计数器的文章,后来服务器搬迁,在下贪图方便,就干脆用回了 journey-ad 大佬本人的服务。只不过作者大佬的服务使用人数水涨船高,弄得计数器时常崩溃,使用体验自然是一言难尽。最近正好赶上延迟去学校报到,就打算抽空把 Moe-counter 重新部署回来。

关于迪士尼的烟火秀,曾看到过这么一个有趣的说法:由于迪士尼的清园成本很高,于是园方就打造了每晚的烟火秀,并大肆宣传,让几乎每一位来迪士尼的游客都知道烟火秀不容错过,这样,临闭园的时间,大批游客就会自发前来城堡前聚集观看烟火秀。而当烟火秀结束,也正好是闭园的时间,游客就自然而然地出园了,这样大大节省了清园所需的人力物力。

7 月中旬,迫于本科实习内卷化的压力,在下通过区团委报了暑期实践项目,被分配到临近的某村委实习。政府开的报酬并不算高,但好在工作也并不繁重,权当拿个实习证明了。话虽如此,在下其实对去村委实习也并不反感,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基层,对于长居象牙塔的在下来说,是个增长见识的理想之地。

凉心云的机子用了也有小一段时间,这期间一直风平浪静、无事发生,于在下的视角看来,是相当合格的。本打算将这台机子持续用下去,不料友人在闲聊时向在下推荐了狗云,线路非常好,价格也能再便宜一些。正巧凉心云最近在 V 站又爆了新雷 ,虽然不清楚国际版是否也会有类似遭遇,但谨慎起见,再加上狗云的一套价格和线路的组合拳,决定再度迁站。

仅对于追番这么一件事来说,大版权时代的到来遇上野蛮生长的简中互联网环境,本就使得用户的体验下滑严重;那么当「正版受害者」再被施以「先审后播」和「大陆特供」的待遇,无疑就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放眼海外,流媒体平台的番剧版权之争也依然激烈,在各个平台「左右逢源」的体验也算不上太好。综上,在审查、版权与反垄断的斗争中,在下毅然选择退出这片激烈的战场,以自我的「私益」为上,彻底把二次元世界从意识形态和铜臭味之中剥离出去。

如题可见,Moe-counter 是一款多种风格可选的萌萌计数器。Moe-counter 每被刷新一次,显示的数字便会 +1,借此达到计数的目的。敝站页脚就安装了 Moe-counter,阁下自可尝试 F5 刷新网页查看具体效果。

莫问这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

1865 年 11 月 30 日,在普鲁士卡尔斯鲁厄举行的第五届邮政联盟会议上,针对当时的信件形式不够简洁的问题,普鲁士邮政顾问海因里希·冯·斯蒂芬首次提出了明信片的概念——一种由硬卡纸制成的「开放式邮政信封」。但由于当时普鲁士邮政官员对于这种开放式信件的隐私顾虑,最终他的提案被驳回了。然而四年后,奥匈帝国的维也纳邮政局接受了类似的提议,以「通讯卡」的名义正式开启了明信片的历史,从此,明信片文化在全球蔚然成风。

假如 Fork 来的仓库中文件的内容发生了变更,此时想要同步复刻上游仓库就无法通过 Fetch upstream 下拉菜单一键实现了。具体情况表现为下拉菜单中只存在 Open pull request 选项而没有 Fetch and merge。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 Git,它是一个免费开源的分布式版本控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