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之后的几乎整个七月,都是窝在家里度过的。

由于初高中时期的好友放假时间不一,有的放了假就去先前联系好的单位或是企业实习,还有的开始做起了兼职。往年一放假就爱到处跑的在下,整个七月竟然连一个朋友家都没去成,加上暑假开始之前也没有提前找上实习,这个大一暑假的七月竟然变得格外清闲。

人一旦闲下来,心思就会止不住地到处乱飞,每每刷到朋友圈里同学们分享自己的实习日常,在下竟也不由得哀叹自身的无能,进而怀疑起自己的能力起来了。以至于从课业想到职场,又从职场想到今后的劳逸,最后又想到自己搭建的博客又有好些日子没有更新,心情仿佛又随着即将到来的天暮沉重了几分。

不过这可不是在下不想写或是写不出文章,而是因为家里的电脑显示器竟然坏了,跑到闲鱼上一阵搜罗,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看上去靠谱的下单付了款,卖家却又装死迟迟不发货,无奈只得退款另寻他家——这样的情况已经是经历了两三次,脾气再好的买家也会在这时被气得头脑发晕。显示器不到位,博客的维护工作自然是没法进行,于是乎在下便只能拿出标日开始有模有样的自学起来,期间又扫掉了书架上好些中篇小说,就这样在书桌前坐了七个日夜。


第八日的傍晚,初中兄弟的电脑出了点毛病,打来微信通话,想让在下帮忙看看。指导他处理完毛病之后,我们俩自然是聊了起来,直到父亲回到家,他环视了厨房一圈,怒瞪在下一眼,甩下一句:“电话打完了哇?”

“怎么了?”

“快去给我拿菜!”

在下想起来上午他确实发过信息告诉在下要去小店拿他网购的菜。于是,在下只得匆忙中断与兄弟的聊天,跑去小店拿菜。拿完菜之后,在下想也不用想,必定又要受到父亲的差遣,帮他打杂——其实事情也不太多,但是父亲总喜欢一会让剥个蒜,一会让打个蛋,刚坐下没几秒,又让出去倒个垃圾。非不能一口气把事情说完,总让人疲于奔命——这也是在下在他烧菜期间最讨厌的一点。更要命的是,这种情况还根本无法避免,有几次在下实在是觉得烦了,总挑他烧饭的时候闭门不出,结果他倒是直接把在下喊了出来,还教训道:“烧菜的时候连个人都看不到像什么话?”把在下足足别扭了三天。

这回父亲果然又是老做派,在下不由得有些生气,不禁想到:“明天我就把饭先烧好,还由得你在这折磨我做事?”谁知一语成谶,这一烧,便快要烧穿了整本七月的日历。


等到标日的教材又翻过去一个单元,这一天,在下出门去倒掉一袋仅仅只在厨房间垃圾桶囤积了半天的湿垃圾。猛一抬头,就发现了这一片天空大不一样,本能驱使着在下爬上了顶层阳台,摸出了手机。

在谷歌相机的取景框下,这片天空显得格外通透沉静。事实上,这还是在下第一次用谷歌相机拍摄傍晚的天空。比起小米 10 原生相机的涂抹感,在下的确被这张原片深深吸引了。当然这还远远不够,接着在下又将照片导入 Lightroom,认真地修了修图,主要突出了蓝色调,并强调了照片的通透感。


晚饭的餐桌上,母亲突然把手机递到在下面前,上面播放着她在抖音发布的短视频,还配有早已烂大街的 BGM。在下一看,她竟不知什么时候拍摄了在下烧菜的视频,还配以文字“儿子你是最棒的”。在下突然感到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欣然接受了母亲的赞许。她又尝了几口菜,说:“现在烧菜的水平越来越好了嘛。”

“哪里,都是瞎炒炒的……”


在下最终把修过的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并起了个“夏日蓝调”的标题。图片上传完成的一瞬间,在下仿佛感觉一直以来隐抑的心情也被这股迷人的蓝调所净化了。

这个七月,就好像这张夏日蓝调一样,掩藏着无形的小压抑,却又意外地让人感到沉静、舒适。


2021-07-21 于寒舍 · 使用 Mi 10 拍摄 · 经 Lightroom 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