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二月浥雨無晴嵐
獨飲苦茶心更寒
白卷紅痕筆落處
舊歲傷疤何時干


鷓鴣天

誰解吾心踟躇苦,寒窗獨坐影孤獨
鳳麟爭食如蟻聚,遠近翻飛四隳突
棄棋卒,向日暮,笑談徵夫以前路
既為劉禪在巴蜀,爛泥何必牆上扶


後記

這兩首打油詩是在下高中時所作,由於對其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想了想還是把它寫到了博客上來。(畢竟因為期末考試周博客也斷更很久了)兩首打油詩描述的都是在下在高中時對數學的艾怨,感情基調比較低落。因為在下高中時期數學成績實在不盡人意,由於和別的同學的差距也比較大,講課也不一定能好好聽懂,久而久之對數學也是愈加的厭惡,當時想著「要是能不學數學能有多好啊」的想法前後寫了這兩首詩,就算是現在看來,當時與數學這個大魔王作鬥爭時期的感覺還是深入骨髓,無法忘卻的。

當然在下最後沒能和大魔王妥協,儘管高考大魔王沒有讓我吃癟,但是最終選專業時在下還是以法學來結束與大魔王之間的恩怨。斯事已過,在下想有些東西還是值得在記憶中留下那麼一兩塊地方安放他們的。另外,這個鷓鴣天的詞牌名,在下僅僅只是取了它的形式,至於平仄變化,則完全沒有加以考慮,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詞,而第一首無題則更是徹頭徹尾的打油詩了。

最後還有一點想說的,那就是關於在下的數學老師。在下高中時期的第一位數學老師是大學應屆畢業生,教學沒有經驗,在下的基礎又差,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上述的惡性循環。到了高二,在下迎來了一位新的老師,一開始,在下還是很抵觸她的,因為她最初只給在下留下了一種麻木的印象,只是讓在下不停地多練、死練。而對於在下這樣一個已經對數學心灰意冷的人來說,主動地去多做一道題都是需要能讓太陽從西邊出來的那種奇異而又強大的力量去驅動的,在下根本不想達成她設定的目標。但是她實在煩人,她細心地改正在下的每一個錯誤,糾出幾乎每一次在下抄的數學作業,不厭其煩地重複上次才讓在下記述的基礎問題。在下實在被她搞煩了,以至於有一天突然想到,如果自己還是這樣木板一塊油鹽不進,真的對得起她的勞煩嗎?結果,在下就開始試著做一些對得起她的事,直到高考前發奮地刷題,這要是放到兩年前,在下絕對會認為自己病了。好在最後的結果還算滿意,出成績了之後,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是自己總算沒有對不起她,第一時間感謝的當然也是她。就算到了現在,在下始終覺得沒有她的話,與大魔王完成這樣平和的分手絕對是一個不可能的事件。


封面來源:近道 | mocha@絵師100人展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0588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