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二月浥雨无晴岚
独饮苦茶心更寒
白卷红痕笔落处
旧岁伤疤何时干


鹧鸪天

谁解吾心踟躇苦,寒窗独坐影孤独
凤麟争食如蚁聚,远近翻飞四隳突
弃棋卒,向日暮,笑谈征夫以前路
既为刘禅在巴蜀,烂泥何必墙上扶


后记

这两首打油诗是在下高中时所作,由于对其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想了想还是把它写到了博客上来。(毕竟因为期末考试周博客也断更很久了)两首打油诗描述的都是在下在高中时对数学的艾怨,感情基调比较低落。因为在下高中时期数学成绩实在不尽人意,由于和别的同学的差距也比较大,讲课也不一定能好好听懂,久而久之对数学也是愈加的厌恶,当时想着“要是能不学数学能有多好啊”的想法前后写了这两首诗,就算是现在看来,当时与数学这个大魔王作斗争时期的感觉还是深入骨髓,无法忘却的。

当然在下最后没能和大魔王妥协,尽管高考大魔王没有让我吃瘪,但是最终选专业时在下还是以法学来结束与大魔王之间的恩怨。斯事已过,在下想有些东西还是值得在记忆中留下那么一两块地方安放他们的。另外,这个鹧鸪天的词牌名,在下仅仅只是取了它的形式,至于平仄变化,则完全没有加以考虑,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词,而第一首无题则更是彻头彻尾的打油诗了。

最后还有一点想说的,那就是关于在下的数学老师。在下高中时期的第一位数学老师是大学应届毕业生,教学没有经验,在下的基础又差,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上述的恶性循环。到了高二,在下迎来了一位新的老师,一开始,在下还是很抵触她的,因为她最初只给在下留下了一种麻木的印象,只是让在下不停地多练、死练。而对于在下这样一个已经对数学心灰意冷的人来说,主动地去多做一道题都是需要能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那种奇异而又强大的力量去驱动的,在下根本不想达成她设定的目标。但是她实在烦人,她细心地改正在下的每一个错误,纠出几乎每一次在下抄的数学作业,不厌其烦地重复上次才让在下记述的基础问题。在下实在被她搞烦了,以至于有一天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还是这样木板一块油盐不进,真的对得起她的劳烦吗?结果,在下就开始试着做一些对得起她的事,直到高考前发奋地刷题,这要是放到两年前,在下绝对会认为自己病了。好在最后的结果还算满意,出成绩了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自己总算没有对不起她,第一时间感谢的当然也是她。就算到了现在,在下始终觉得没有她的话,与大魔王完成这样平和的分手绝对是一个不可能的事件。


封面来源:近道 | mocha@絵師100人展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0588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