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贝恩小传的终稿还没成书之前,在下就有了写续篇的打算。倒也不是在下有多么腹黑,只是终日与贝恩同处一室,再没有文学细胞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记录的欲望来。写贝恩小传,记录下贝恩的嬉笑怒骂是假,满足在下无处安放的表达欲才是真。

话说又是一年开学季,经过了一个暑假,再见贝恩,却只见他表情淡漠,目光无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像是经过了两个月暑天都未曾浇过水的盆栽,一整个萎靡不振的状态。很难想象之前他只一口就是半个香辣鸡腿堡,鼾声震天,中气十足的样子。在下觉得奇怪,忍不住问了问他的情况,谁知他竟愈加唉声叹气起来:「别说了,都快被骂死了。」

听了贝恩的描述,在下才想起来半年前贝恩曾经有过一次在寝室内公开发表的演说,那也是贝恩后来疯狂地举哑铃锻炼的一大重要原因——只要他能在暑假回家之前瘦下来,每瘦一斤就能从其母那里得到一张百元大钞!看起来,这的确是笔不错的买卖,可惜到了最后,贝恩不负寝室众人之众望,不瘦反增。离别之际,在下曾料想他这一去,百元大钞肯定是拿不到了,说不定还要给其母掏钱当作「意外增重」的惩罚。不过这钱他也肯定是掏不起的,毕竟吃饭问题已经让贝恩的财政状况摇摇欲坠,要是有好事者能给在下的寝室成员分别做一下恩格尔系数的调查,贝恩怎么说都得轮到数据上的第一名。当然,贝恩最终还是没掏出钱,还挨得其母一顿臭骂。

不过贝恩可不是仅凭这一顿臭骂就能被轻易打倒的人,没过多久他就恢复了精神,吃嘛嘛香,让在下不禁质疑其被其母制裁事件的真实性。

此事的唯一可能证据,就是贝恩仍然存有强大的减肥惯性。早饭,他开始不去食堂,只是规距地拿出他的塑料茶杯,往里面冲上五六百毫升的蛋白粉,甚至到了晚上也是如此。开学的一个星期以内,他竟雷打不动地坚守这一原则。他还和在下如此录音立誓:「我今后再也不会在早上和晚上点外卖,也不会去食堂和罗森吃任何一样食物。我以后只吃蛋白粉,还有鸡胸肉。」

很不幸,经此立誓之后,贝恩的鸡胸肉就再也没有被拆开过,存放鸡胸肉的快递箱就这样一直放在贝恩脚底下落灰——这绝对不是在下有意夸张,因为下一包鸡胸肉的拆封者正是在下——而那已经是期末复习期间的一个中午的事了。值得一提的是,贝恩竟出色地把喝蛋白粉这一习惯坚持了下来。

在喝这一方面,贝恩有他自己的独到追求。贝恩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奶王」——他自己则自封「牛奶爱好者」。大一的时候,贝恩收到了两箱其母寄来的奶,每箱 12 盒,于是他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将这 24 箱奶尽数喝干,并在随后与其母的电话中不慎说漏了嘴,他只得在寝室众人面前毫无遗漏地表演了一波其顶级的扯皮功力,得益于寝室众人的努力憋笑,竟被他搪塞过关。不过无论此事结果如何,贝恩「奶王」的标签算是被我牢牢贴在他身上了。此事绝非偶然,事实也确实如此,以前,每回与贝恩外出共餐,免不了陪他一起去便利店再买一盒新鲜屋,挑选牛奶的时候,他化身牛奶品鉴大师,向在下挨个介绍不同品种的牛奶风味,又仔细比对价格,找到性价比最高的品种买下。他还会为偶然在便利店里发现的其自认为和他同样的「牛奶爱好者」而感到兴奋;在寝室里存放的牛奶更是难逃其口,这学期在下参加学校献血领了一箱牛奶,竟被他一口气干了6盒,随后贝恩还不满足,又网购两箱牛奶——当然,一箱自己喝,一箱用来还给在下。

这样高蛋白的饮食,不禁令在下对贝恩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可以肯定的是,贝恩每天过量摄入的蛋白质无时不刻地给他的肾脏增加着巨大的负担。有一次,也不知是贝恩真的肾虚了还是单纯手滑,好端端地竟把自己的牙杯给摔掉好大一片,随后他倒是也不再买牙杯了,整日就拿着他那破牙杯接水刷牙,等到他的牙杯被在下给摔得粉碎(当然,那是另一个有趣的故事了),贝恩便再也不拿杯子刷牙了。直到现在,在下都很难想象贝恩是如何在公共盥洗室里,艰难地用手捧着水漱口的。

不过在下的这「很难想象」也是有原因的,掐指算来,这个学期与贝恩一同刷牙的日子也慢慢少了,贝恩开始睡得越来越晚,每晚凌晨二三点钟,还能看到贝恩床位上方的天花板映出手机或是笔记本电脑的光。有一天,在下睡前咖啡喝多了,到了晚上实在睡不着,翻来覆去地在床上不知怎的想起了白日里看过的俳句,便一时兴起,在朋友圈随性作了一首(没有季语,严格来说只能算川柳):

コーヒーや(咖啡啊)
少し飲み過ぎ(稍稍喝多了)
眠れない(睡不着)

这时在下看到贝恩竟还没有睡,于是又是一阵捣鼓,给他作了一首绝句,私发了过去:

夜半咖啡醉
吟诗待夜明
贝恩仍未寐
猝死不留名

不一会儿,贝恩也开始倒腾起来,发来了消息:

羊不睡
鹜不睡
波比困倦寐不成
小舍无呼声

好家伙,寝室众人的名字全化在一首诗里了,还生动地描绘了寝室目前的情况,妙哉!不想贝恩还有这作诗的天分?不如与他会会!在下就这样躺着辗转反侧地想,最终还是和他对起汉俳来:

嘴再毒 汝之肝脑 壁上涂

贝恩不甘示弱:

虚之唬 卿有玉茎 泡酒壶

贝恩和在下就这样你一首我一首,有一刻没一刻地对了下去,结果这场对诗派对,硬是持续到了早上五点,到了六点,在下终于安然睡下。然而当天贝恩与在下的课表上,早八赫然在列,到了上课时间,在下拍拍屁股去上早八了,而贝恩,可算是再也爬不起来了,更加巧合的是,那天贝恩正因此错过了点名,在下在这场对诗派对中取得了完全胜利,而今日,是独属于贝恩的败北。

期末将至,贝恩曾经立下的晚上只喝蛋白粉泡水吃鸡胸肉的誓言也不知何时被打破。只不过,晚上贝恩改看看法考视频,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有时,他会一反常态地早睡,到了凌晨两点,再鬼使神差地下床打开笔记本开学。贝恩日渐把握住了这样的生活节奏,他躺在卧推凳上复习,对以之为奇而前来拍照的在下再三驱赶,然后换一个姿势趴着,再次举起了他心爱的哑铃。毫无疑问的是,贝恩已然与刚开学时大相径庭,当他又开始天马行空,满口说着自相矛盾的胡话让寝室众人取笑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学校的他——目前为止最真的他。

学习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学校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不禁地去扮演他,逐渐和以前的自己抽离,形成一个全新的自我;贝恩,则是这场学校扮演游戏的佼佼者,他尽力的出演,加倍地成长,努力地将我们寝室一众连接了起来,这样的能力,恐怕他自己不曾,估计直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

扰人的期末考试结束了,贝恩是寝室众人之中最后离开的人。等到在下临走前一天,贝恩好端端地突然开始疯狂举起了哑铃,在下对贝恩克服期末考试之后强烈的倦意还能坚持锻炼的行动感到不可思议。在在下的不懈追问下,放着重金属轰头音乐的贝恩有些不耐烦地告诉在下,他计划在临走前甩掉至少六斤肉!好一个贝恩式的计划!在下不由得感叹起贝恩母亲的「淫威」究竟有多么强大,竟能把贝恩这桀骜不驯的性格整治得服服帖帖。可这时在下突然想起不久前一段室友 W、贝恩和在下之间的对话:

室友 W:「你说你爸妈怎么会把你养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贝恩沉默不语。

在下插嘴道:「贝恩的话,养成什么样都不奇怪的吧。」
「可是他爸妈不都是老师吗?」
在下转向贝恩:「什么,你爸妈竟然都是老师!?」

贝恩依旧保持着沉默,可是他的表情开始逐渐出卖了他。

「对啊,他爸还是校长呢。」

在下怎么也不会想到贝恩竟然是这样的身份,巨大的反差令在下觉得有些失衡,可贝恩的肢体动作分明滑稽地承认此事的真实性。在下一时失言,丢下一句:

「那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贝恩始终没有回答,也许,这个问题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封面来源:于某日 自摄于寝 · 使用 Mi 10 拍摄 · 经 fotosketcher 调整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