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白天本是太阳所造成的异常现象,天空本应是黑的,在黑暗当中,时间能走得更加悄无声息。

然而现在的夜不再是纯粹的黑了,就算是我头顶的城郊之夜,也泛着城市灯火所映照的红色微光。星辰在这微光之中隐去了它们的身影,回望台前日历,却是年关将至。

这意味着此时看到的星空,应与一年前的彼时的年关几乎完全一致,但是我有多久没有抬头看过星星了呢?

2019年已经快要结束了。我现在是怀着一份怎样奇怪的心情写下这篇我人生中第一篇年终总结的呢?
一年的时间也许太长,妄求在这短短几小时内写出对这一年的全部感受,也绝对没有可能。我们的思想总是太过丰富、多变,还没来得及记录,它们却已经飘走了,有的也许还能回来,但毕竟是少数,剩下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年终总结总有着它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尽管在我这里,它更像是一个仪式。也许,没有这本《史记》,大多也就没有这篇总结了。

我一向是没有记录东西的习惯的,没有日记本,没有便笺。记录对我来说是生活的累赘,我也不想为生活所累。

改变发生在今年的三月二十三日,那一天,水团在国家会展中心的虹馆举办了亚巡的第一场演唱会。那是一场,对我来说,绝对绝对梦幻的演唱会,长达三个小时的Live,圆了我太多太多的梦想,我还曾与她们乘坐的车擦肩而过。就算是2018年的fmt,也不能使我获得如此强烈的愉悦感。那一次,我真正地感受到了水团的魅力,和她们带给我的向上的力量。为了记录下这难得的完全入坑的心情,我写下了我人生中第一篇正式的日记和演唱会repo。

然而这距离《史记》第一篇文章的写作开始,还有长达六个月的时间。

在这六个月的时间里,我又获得了两次去演唱会现场看水团的机会,第二次是今年bml sp的海外场,第三次则是八月的cj的盛趣游戏展台。在bml上,水团演唱了我一直想在live现场听的ed2。另外,Roselia和Flow的表演也给了我极深的印象,这直接导致了我步入了邦邦大坑。去cj看水水的时候出了点小茬子,在爱喵爱香和咻咔咻刚走出来的时候,我前排的水水人用力过猛,不小心用棒子把我的眼睛劈烂了,于是乎整个cj,我都处于一种睁眼半瞎的状态,不过也有意外的收获,另外认识了一位邦邦大佬,和我逛完了半个cj,他来自高桥中学。

除此之外,我在今年一月份还参加了水团4th上映会,虽说只是一个大型卫星源放映大会,但是我还是从中感受到了不少水水人的力量。今年八月底还有水团的5th上映会,不过我因为日程安排问题未能参加。

今年去的展子还不止cj,还有理想乡和cp24。这也是我第一次去理想乡,不过给我的感受确实平平,下次要是我再打算去理想乡,可能得等着别人邀请我了。cp24给我的感觉是震撼的,它在国家会展中心举办,南来北往的宅在这里都能找到,进场的排队规模可以绕一个会展中心的来回,很有日本的夏c的味道,无数画师太太的本在这里售卖。我在cp25收获最大的就是同人社团魔都地铁萌化项目组的两本本子,交通卡和一些其他的周边,一直关注了他们的微博很久,能够拿到梦寐以求的周边的感觉真的很棒。值得一提的是,在排队进馆的时候队伍路过了虹馆,我有幸再梦回了一把323。

让我感到可惜的是同样在今年举办的cp25也因为时间问题没能参加,争取有机会明年来新国际博览中心感受一下“中国的冬C”的味道。

另外,cp24好友买的是闲鱼的实体票,由于下单时间的问题,由我代他去福州路的小店取票,借由此机会,我感受了一下上海的“动漫一条街”——福州路的味道(尤其是在当时我还能在街上看到缪斯的海报的时候,心情真是百感交集)。

今年让我觉得最最放松的一天是四月六日,我去了萌果酱女仆咖啡屋的约战主题咖啡厅,不得不说那一天吃得爽,看得也爽,真的是对妹抖小姐姐非常中意。去完咖啡厅稍微小跑了点路去了外文书店,在那里白嫖了好友两本水团的漫画,还在animate买了一支花丸的圆珠笔。回到家心情真的是只有轻松,全无身体的劳累。

除了这次清明出游外,能让我回想起来的还有在今年打卡了自然博物馆,上海历史博物馆和中共一大会址,参观了众多我很想亲眼见过一遍的文物。以及和高中同学一起在暑假去pulupulu的恐怖密室逃脱的经历,虽然这个密室确实难度挺高最后以失败告终了。

今年的意外之礼有老妈给我的九张上影的电影兑换券,让我在今年饱了巨大的眼福。我把我的年度电影选择为《流浪地球》和《天気の子》。

另外,今年在学业上的成就可能不比上我在计算机方面取得的成就高。我首次体验了机场订阅,确保了自己梯子的稳定和高速,并且造福大众,把自己的魔法技术传授给别人,顺便做了一把小本生意。我发现了一批优质的服务,尤其是坚果云、酷安和IFTTT,它们联合在一起,使我在2019年真正地踏入了“数字生活”。我利用TeamViewer和花生壳,实现了用手机远程通过Lan唤醒电脑,并实现远程操控电脑。我在年末成功弄到了Google Voice的号码,这意味着我拥有了一个美国号码,以后在互联网的触手能伸得更长。另外,我分别成功注册了苹果的国区和美区的账号,为我今后入苹果大坑做好了准备。我重新构建了自己的网络备份与安全体系,现在我就算手机和电脑都被重置,也有在无网络条件下迅速恢复工作能力的能力。我成功注销了我的两个微博帐号,三个百度账号,一个facebook账号,一个pixiv账号,一个支付宝和淘宝账号,一个育碧账号和一个Rockstar账号,并相应重新构建了我的账号体系。我新接入了Spotify的服务,并基本弃用了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由此,我确定了今后计算机的主攻方向是偏向于应用和操作的。

我借助好友的力量,了解了众多关于硬件和无线电的知识,借此我画出了第一张我的未来的电脑的配置蓝图。在好友的建议下,我学会了无线电的基本操作,并且希望在明年参加考试来取得无线电执照。

今年从六月起,我开始为自己添置很多电子硬件设施,包括盖泡面的神器kindle青春版和入门级的hifi播放器Fiio M3K,最大的一单是买了水月雨家的老婆KXXS,这也是我这个贫困人口第一次听到来自千元价位的耳塞的声音(在此祭奠我的AKG Q460,是她陪伴我走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我最后一次参加模联的会议,是今年的雅典模联会,这也是我到目前为止参加过的水平逼格最高的模拟联合国会议(这是会费最贵的),我作为模联社的2020届学术总监有幸成为了领队。在今年,我在空间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模联同僚宣布退模,其实,这也将会是我在高中期间参加的最后一次模联会议,但是我没有宣布退模,将来在大学若是还有机会参加模联,我想这就不会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模联。我也一直坚信着一句话,一日为模联人,终身是模联人。

论生活方式而言,今年有一些挫败,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拖延症的愈演愈烈,尤其是在学术上,作业的拖延尤为严重。这很致命,我觉得明年应该想办法改一改这个毛病。虽然说学术的确有进步,但最难受的莫过于数学仍然没有达到及格,就连最最简单的一模我也没能把握住机会,用这样的方式结束2019,我不知道是不甘,还是无可奈何,但是我仍庆幸我还保留了不甘的权利 ,我更希望这将永远是我数学学习上最后的一段黑暗。

春考很残酷,在新年里也没有给我留太多的时间,一滩数学浑水同样没有沉淀完全,因此我看不清,我只能把这滩水视作“薛定谔的水滩”,老实说,我认为是成功是失败此时其实并不握于我的手中。老妈说她其实一直相信我,但我此时更相信命运。

今年我还见证了一款魔物题材的手游的崛起,虽然它狠狠地践踏了我的肝和我的软妹币,但是如果让我谈起它,我绝对不会吝啬我的褒奖之辞。在12月,等了很久的魔女之泉4也发售了,不过我也还没将其全部通关。随着Steam平台钢铁雄心4和群星的版本更迭,相信我能在明年玩到两个完全不同的游戏(笑)。

今年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我很欣慰我能看到我在回顾这一年中发生的事件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一年的时间跨度特别漫长,比自己以往经历的每一年都长,这是一个极好的现象,这意味着我经历了更多,感受了更多。我不知道我能否过出一个像年级组长所说的“满是收获的高三”,但是起码我的的确确地在这条路上,真真实实地有了收获,无论是学业,还是其他。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今年的另外一大成就就是支持我一直把这篇年终总结写完的《纵横史记》计划,我希望能看到《史记》成书的那一天尽快到来。

其实我在写这篇年终总结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着关于新年愿望的事,现在看来,不知不觉当中,竟然已经许下了相当数量的新年愿望,只能就此作罢。多余的愿望不可求,我所能做也只剩下肝了。

最后的最后,成功在2019渡过17岁,在11月走过了成人仪式。以及,我期待着在商飞的兄弟早日给我发新年红包!

阳光,烟气味,新年贺词,懒散的午后……一切新年该具备的东西都具备了,在这2020的开头,我还追求什么呢?

2020-01-01


封面来源:Hunting | snatti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206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