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之後的幾乎整個七月,都是窩在家裡度過的。

由於初高中時期的好友放假時間不一,有的放了假就去先前聯繫好的單位或是企業實習,還有的開始做起了兼職。往年一放假就愛到處跑的在下,整個七月竟然連一個朋友家都沒去成,加上暑假開始之前也沒有提前找上實習,這個大一暑假的七月竟然變得格外清閑。

人一旦閑下來,心思就會止不住地到處亂飛,每每刷到朋友圈裡同學們分享自己的實習日常,在下竟也不由得哀嘆自身的無能,進而懷疑起自己的能力起來了。以至於從課業想到職場,又從職場想到今後的勞逸,最後又想到自己搭建的博客又有好些日子沒有更新,心情彷彿又隨著即將到來的天暮沉重了幾分。

不過這可不是在下不想寫或是寫不出文章,而是因為家裡的電腦顯示器竟然壞了,跑到閑魚上一陣搜羅,好不容易找到一兩個看上去靠譜的下單付了款,賣家卻又裝死遲遲不發貨,無奈只得退款另尋他家——這樣的情況已經是經歷了兩三次,脾氣再好的買家也會在這時被氣得頭腦發暈。顯示器不到位,博客的維護工作自然是沒法進行,於是乎在下便只能拿出標日開始有模有樣的自學起來,期間又掃掉了書架上好些中篇小說,就這樣在書桌前坐了七個日夜。


第八日的傍晚,初中兄弟的電腦出了點毛病,打來微信通話,想讓在下幫忙看看。指導他處理完毛病之後,我們倆自然是聊了起來,直到父親回到家,他環視了廚房一圈,怒瞪在下一眼,甩下一句:「電話打完了哇?」

「怎麼了?」

「快去給我拿菜!」

在下想起來上午他確實發過信息告訴在下要去小店拿他網購的菜。於是,在下只得匆忙中斷與兄弟的聊天,跑去小店拿菜。拿完菜之後,在下想也不用想,必定又要受到父親的差遣,幫他打雜——其實事情也不太多,但是父親總喜歡一會讓剝個蒜,一會讓打個蛋,剛坐下沒幾秒,又讓出去倒個垃圾。非不能一口氣把事情說完,總讓人疲於奔命——這也是在下在他燒菜期間最討厭的一點。更要命的是,這種情況還根本無法避免,有幾次在下實在是覺得煩了,總挑他燒飯的時候閉門不出,結果他倒是直接把在下喊了出來,還教訓道:「燒菜的時候連個人都看不到像什麼話?」把在下足足彆扭了三天。

這回父親果然又是老做派,在下不由得有些生氣,不禁想到:「明天我就把飯先燒好,還由得你在這折磨我做事?」誰知一語成讖,這一燒,便快要燒穿了整本七月的日曆。


等到標日的教材又翻過去一個單元,這一天,在下出門去倒掉一袋僅僅只在廚房間垃圾桶囤積了半天的濕垃圾。猛一抬頭,就發現了這一片天空大不一樣,本能驅使著在下爬上了頂層陽台,摸出了手機。

在谷歌相機的取景框下,這片天空顯得格外通透沉靜。事實上,這還是在下第一次用谷歌相機拍攝傍晚的天空。比起小米 10 原生相機的塗抹感,在下的確被這張原片深深吸引了。當然這還遠遠不夠,接著在下又將照片導入 Lightroom,認真地修了修圖,主要突出了藍色調,並強調了照片的通透感。


晚飯的餐桌上,母親突然把手機遞到在下面前,上面播放著她在抖音發布的短視頻,還配有早已爛大街的 BGM。在下一看,她竟不知什麼時候拍攝了在下燒菜的視頻,還配以文字「兒子你是最棒的」。在下突然感到有些尷尬,不過還是欣然接受了母親的讚許。她又嘗了幾口菜,說:「現在燒菜的水平越來越好了嘛。」

「哪裡,都是瞎炒炒的……」


在下最終把修過的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並起了個「夏日藍調」的標題。圖片上傳完成的一瞬間,在下彷彿感覺一直以來隱抑的心情也被這股迷人的藍調所凈化了。

這個七月,就好像這張夏日藍調一樣,掩藏著無形的微小壓抑,卻又意外地讓人感到沉靜、舒適。


2021-07-21 於寒舍 · 使用 Mi 10 拍攝 · 經 Lightroom 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