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濰坊」 2019年6月1日訊 記者/吾立買力•艾哈賣提

寢室紀元2年5月31日,寢室當局遭到辦公室方面的制裁,寢室一成員國慘遭滅國,剩餘1/2的成員國失去了互聯網接入許可。在嚴厲的制裁下,作為寢室政府的內務人民委員會宣布解散,作為寢室憲法的《宵禁法案》隨後被廢除,長期統治寢室的威權主義政府至此破產,寢室目前正處於無政府狀態。

面對嚴峻的局面,前內務人民委員會委員長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維奇•納扎爾巴耶夫宣布將重建寢室秩序。其本人宣稱已經起草並完成了新的寢室憲法《基本法》的草案,並宣布組建宿舍參議院和眾議院,實行直接民主制。截至記者發稿前,該項法案正緊張等待宿舍參議院議員審議。

本報評論員指出,一旦宿舍共和體制確立,新政府將不再擁有比以往更大的權力,過多的權力下放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權力鬥爭。但是,新政府在政治方面必定是一個親辦公室當局的政府,這將大大減小辦公室方面對於宿舍的制裁力度,對於宿舍今後的發展也更加有利。

——寢室解體時《今日濰坊》的相關報道


在漫長的一段時間裡,我確實是質疑寢室民主精神的那個人,因為我看過寢室的太多的剝削與不公正,於是當那個機會來臨之時,我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我覺得要實現寢室的民主改革,沒有那一天比這個時候更適合了。於是我嘗試去建立一個民主的環境,只有擁有了這個民主的環境,我才能看到寢室人民對於民主的信任到底有多高。

在寢室解體的風波中,我在鬥爭中作為「重建寢室黨」領袖,逐漸穩定了各方的局勢,於是我成為了實際意義上的掌權者,於是我在此時就搬出了早已醞釀多時的民主實踐計劃:《基本法》,與此同時我籌劃建立寢室的參議院,我昭告我的同胞們,寢室現在即將施行直接民主制了,以後大家都有做主的權利,可是讓我有些驚訝的是,他們對此有些不以為然。

我起初並沒有在意這一細節,我繼續著我的計劃,我告訴他們我們要對《基本法》進行表決,但是眼下我們沒有能夠進行表決的機構,所以我們要先組建臨時參議院來表決是否組建參議院,你們每個人現在都是臨時參議院的議員了。但是當我宣布開始表決的時候,竟無人進行表決,議員們一聲不吭,從他們的臉上我讀不出任何能讓我找出他們不表決的理由。於是我再三強調,快點開始表決,這時有一位議員說話了,他似乎有些憤怒:「我們都不知道要表決什麼,我拒絕進行表決!」

我聽到這話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我開始懷疑這些議員們是不是真正明白他們到底在幹什麼,當我把要表決的內容重複到第三遍時,他們才如夢方醒,寢室參議院就此磕磕絆絆地成立了,這時我覺得仍然稱呼「寢室」有些不妥,所以我主張把「寢室」二字換成「宿舍」,這樣來和原本的那個腐朽的寢室政權劃清界限。這一次,臨時參議院的成員倒是很爽快地同意了。

這一天是六月一日,從此,我們正式進入了宿舍元年。

新生的宿舍參議院即將面臨她的第一項任務:表決《基本法》,此法一旦通過,就會成為宿舍的根本大法,取得憲法的至高無上的地位,那將是整個宿舍的民主制度的根基。我給了參議院成員一個小時時間審閱《基本法》草案,在這期間議員可以對草案提出任何形式的修改意見。可是,當這一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之後,我仍然沒有收到哪怕一份的意見反饋。

表決如期進行,《基本法》最終以全票通過的形式,完成了表決,參議院圓滿地完成了她的第一項偉大的任務。

《基本法》全文隨即得到了出版,很快便以紙媒和電子傳媒的方式傳遍了整個宿舍,可是民主的東風並沒有如我所料一般吹進每個人的心中。過了一段時間後,我能確認的是,絕大部分人似乎對於自己所擁有的權力熟視無睹,他們對自己受到的權利侵害全然不知,他們不會行使自己的權利——儘管憲法給了他們足夠大的權利,他們自己就可以成為執法者。後來我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有看過一眼《基本法》的內容。

我突然醒悟了,我意識到我之前的行為的荒誕性,這樣的宿舍環境根本就不需要民主,因為這裡根本就不存在民主精神。人民都在助紂為虐,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但是他們麻木了,甚至樂在其中。這樣的局面,讓我怎麼能開化愚昧的人民?讓我怎麼能發揚民主的精神?讓我怎麼能拯救這個腐朽的寢室呢?

也許作為一個獨往的民主先鋒,需要我做的還有很多。

——選自《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維奇•納扎爾巴耶夫自傳》


封面來源:世界-舊世 | Lifeline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4247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