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来源:世界-旧世 | Lifeline #pixiv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4247641

「今日潍坊」 2019年6月1日讯 记者/吾立买力•艾哈卖提

寝室纪元2年5月31日,寝室当局遭到办公室方面的制裁,寝室一成员国惨遭灭国,剩余1/2的成员国失去了互联网接入许可。在严厉的制裁下,作为寝室政府的内务人民委员会宣布解散,作为寝室宪法的《宵禁法案》随后被废除,长期统治寝室的威权主义政府至此破产,寝室目前正处于无政府状态。

面对严峻的局面,前内务人民委员会委员长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纳扎尔巴耶夫宣布将重建寝室秩序。其本人宣称已经起草并完成了新的寝室宪法《基本法》的草案,并宣布组建宿舍参议院和众议院,实行直接民主制。截至记者发稿前,该项法案正紧张等待宿舍参议院议员审议。

本报评论员指出,一旦宿舍共和体制确立,新政府将不再拥有比以往更大的权力,过多的权力下放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权力斗争。但是,新政府在政治方面必定是一个亲办公室当局的政府,这将大大减小办公室方面对于宿舍的制裁力度,对于宿舍今后的发展也更加有利。

——寝室解体时《今日潍坊》的相关报道


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确实是质疑寝室民主精神的那个人,因为我看过寝室的太多的剥削与不公正,于是当那个机会来临之时,我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我觉得要实现寝室的民主改革,没有那一天比这个时候更适合了。于是我尝试去建立一个民主的环境,只有拥有了这个民主的环境,我才能看到寝室人民对于民主的信任到底有多高。

在寝室解体的风波中,我在斗争中作为“重建寝室党”领袖,逐渐稳定了各方的局势,于是我成为了实际意义上的掌权者,于是我在此时就搬出了早已酝酿多时的民主实践计划:《基本法》,与此同时我筹划建立寝室的参议院,我昭告我的同胞们,寝室现在即将施行直接民主制了,以后大家都有做主的权利,可是让我有些惊讶的是,他们对此有些不以为然。

我起初并没有在意这一细节,我继续着我的计划,我告诉他们我们要对《基本法》进行表决,但是眼下我们没有能够进行表决的机构,所以我们要先组建临时参议院来表决是否组建参议院,你们每个人现在都是临时参议院的议员了。但是当我宣布开始表决的时候,竟无人进行表决,议员们一声不吭,从他们的脸上我读不出任何能让我找出他们不表决的理由。于是我再三强调,快点开始表决,这时有一位议员说话了,他似乎有些愤怒:“我们都不知道要表决什么,我拒绝进行表决!”

我听到这话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开始怀疑这些议员们是不是真正明白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当我把要表决的内容重复到第三遍时,他们才如梦方醒,寝室参议院就此磕磕绊绊地成立了,这时我觉得仍然称呼“寝室”有些不妥,所以我主张把“寝室”二字换成“宿舍”,这样来和原本的那个腐朽的寝室政权划清界限。这一次,临时参议院的成员倒是很爽快地同意了。

这一天是六月一日,从此,我们正式进入了宿舍元年。

新生的宿舍参议院即将面临她的第一项任务:表决《基本法》,此法一旦通过,就会成为宿舍的根本大法,取得宪法的至高无上的地位,那将是整个宿舍的民主制度的根基。我给了参议院成员一个小时时间审阅《基本法》草案,在这期间议员可以对草案提出任何形式的修改意见。可是,当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之后,我仍然没有收到哪怕一份的意见反馈。

表决如期进行,《基本法》最终以全票通过的形式,完成了表决,参议院圆满地完成了她的第一项伟大的任务。

《基本法》全文随即得到了出版,很快便以纸媒和电子传媒的方式传遍了整个宿舍,可是民主的东风并没有如我所料一般吹进每个人的心中。过了一段时间后,我能确认的是,绝大部分人似乎对于自己所拥有的权力熟视无睹,他们对自己受到的权利侵害全然不知,他们不会行使自己的权利——尽管宪法给了他们足够大的权利,他们自己就可以成为执法者。后来我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过一眼《基本法》的内容。

我突然醒悟了,我意识到我之前的行为的荒诞性,这样的宿舍环境根本就不需要民主,因为这里根本就不存在民主精神。人民都在助纣为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他们麻木了,甚至乐在其中。这样的局面,让我怎么能开化愚昧的人民?让我怎么能发扬民主的精神?让我怎么能拯救这个腐朽的寝室呢?

也许作为一个独往的民主先锋,需要我做的还有很多。

——选自《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纳扎尔巴耶夫自传》

``